“长发绾君心”出自哪首诗?

出自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诗句“如今绾作同心结,将赠行人知不知?”。原诗如下

杨柳枝词九首

唐代:刘禹锡

塞北梅花羌笛吹,淮南桂树小山词。

请君莫奏前朝曲,听唱新翻杨柳枝。

南陌东城春早时,相逢何处不依依?

桃红李白皆夸好,须得垂杨相发挥。

凤阙轻遮翡翠帏,龙池遥望麴尘丝。

御沟春水相晖映,狂杀长安少年儿。

金谷园中莺乱飞,铜驼陌上好风吹。

城东桃李须臾尽,争似垂杨无限时?

花萼楼前初种时,美人楼上斗腰支。

如今抛掷长街里,露叶如啼欲恨谁?

炀帝行宫汴水滨,数株残柳不胜春。

晚来风起花如雪,飞入宫墙不见人。

御陌青门拂地垂,千条金缕万条丝。

如今绾作同心结,将赠行人知不知?

城外春风吹酒旗,行人挥袂日西时。

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杨绾别离。

轻盈袅娜占年华,舞榭妆楼处处遮。

春尽絮飞留不得,随风好去落谁家?

白话译文

塞北的《梅花落》用羌笛吹奏,楚辞《招隐士》是淮南小山作词。请君不要再演奏前朝的歌曲,来听听演唱新创作的《杨柳枝》。城南小路城东郊外,正值早春到来之时,过往行人相逢会面何处没有杨柳依依?桃花艳红李花洁白人都称赞,这美景还须杨柳助力。

翡翠帷帘轻轻遮掩着宫门,宫里人在宫殿台阶上遥望御河边的杨柳丝。御河水面上人面杨柳互相辉映,使长安城里的少年几欲抓狂。金谷园中群莺乱飞,铜驼陌上春风吹拂。城中的桃花李花一会儿就凋谢了,怎么那垂杨柳没有时限的束缚?花萼楼前杨柳初种时节,美人在楼上与它比试腰肢。

如今柳条被抛掷在长街上,枝叶露珠如泪不知怨恨谁?隋炀帝的行宫在汴水一侧几株残柳配不上明媚的春色。晚风吹起柳絮像雪花飞舞,飞进宫墙里去却不见人迹。宫前小路京城东门杨柳轻拂,垂下金色丝缕千万条。现在把柳条打成同心结,拿来送给远行的人,他知道不知道?

城外春风吹动酒店旗帜,行人告别已是夕阳西下之时。长安道上华美树木数不胜数,只有杨柳寄托相思别离。柳条轻盈袅娜有美好的年华,舞榭和妆楼处处在她的遮掩下。春天到头柳絮飞扬留不住,随风好好飞去,不知落到谁家?

扩展资料

中国古时初婚的夫妇在新婚之夜都要各自剪下一绺头发,绾在一起以表同心,从此以后夫妻相偕恩爱不疑。结发表达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,将绵绵思恋与万千情愫紧紧纠结在一起,以誓百年,中国式的浪漫总是那么温婉而又浓郁,催人眼湿。

唐代才子欧阳詹在太原旅行时与一个歌妓相爱,临别时约定归来娶她,后来欧阳詹在京城只任些普通小官,因经济拮据一直未能如期践约。歌妓相思成疾,剪下自己的发髻并附诗一首寄给情郎,欧阳詹接到信后,睹物思人,不饮不食于十日后自绝而亡,演绎了一曲生死绝恋,叫人唏嘘不已。

长发绾君心是女人从古至今未变的情愫。古代初婚的夫妻要在新婚之夜剪下各自的一绺头发,绾在一起以表同心,象征着从此以后夫妻和睦,恩爱不疑。或许这一绺的发再怎么纠缠绾结,最终也敌不过现实的苍白。所以,这个习俗也就慢慢失去了它的意义。

尽管现在剪下一绺头发绾结同心的习俗已经一去不复返,但长发飘飘仍然是男人女人们心中的柔美。女遐这二十多年的青葱岁月基本都是长发飘飘。长发对于我来说除了柔美,我更喜欢回眸时微风轻拂的飘逸,而那一刻我抬头,正好撞上你清澈的眼。其实那一刻就是荷尔蒙吧。

长发绾不住君心,如果能绾住什么,那便是荷尔蒙。想起甄嬛跪地哭泣说这一生终究是错付了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抬起头,收回眼里呼之欲出的泪水。

荷尔蒙是起伏不定、变化无常的东西。因为甄嬛的容貌极似纯元,皇帝初见甄嬛后荷尔蒙便一路亢奋,从开始的百般温柔直至最终离别时的决绝也不过短短几年。我想皇帝对甄嬛的宠爱仅仅只停留在宠,而非爱。因为宠一个女人和爱一个女人完全是两回事。

出自:唐代女子晁采曾赠诗给心上人:“侬既剪云鬟,郎亦分丝发。觅向无人处,绾作同心结。”

晁采,小字试莺,大历时人。少与邻生文茂约为伉俪。茂时寄诗通情,采以莲子达意,坠一盆中。逾旬,开花结缔。茂以报采。母得其情,叹曰:才子佳人,自应有此。遂以采归冒。

赏析:既表达了女子爱的刚烈,也有一种欲说还羞的姿态,古代女子多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这里的觅向无人处是有一种私定终身的意思。

原文:

子夜歌十八首

唐代:晁采

侬既剪云鬟,郎亦分丝发。觅向无人处,绾作同心结。

夜夜不成寐,拥被啼终夕。郎不信侬时,但看枕上迹。

何时得成匹,离恨不复牵。金针刺菡萏,夜夜得见莲。

相逢逐凉候,黄花忽复香。颦眉腊月露,愁杀未成霜。

明窗弄玉指,指甲如水晶。剪之特寄郎,聊当携手行。

寄语闺中娘,颜色不常好。含笑对棘实,欢娱须是枣。

良会终有时,劝郎莫得怒。姜蘖畏春蚕,要绵须辛苦。

醉梦幸逢郎,无奈乌哑哑。中山如有酒,敢借千金价。

信使无虚日,玉酝寄盈觥。一年一日雨,底事太多晴。

绣房拟会郎,四窗日离离。手自施屏障,恐有女伴窥。

相思百馀日,相见苦无期。褰裳摘藕花,要莲敢恨池。

金盆盥素手,焚香诵普门。来生何所愿,与郎为一身。

花池多芳水,玉杯挹赠郎。避人藏袖里,湿却素罗裳。

感郎金针赠,欲报物俱轻。一双连素缕,与郎聊定情。

寒风响枯木,通夕不得卧。早起遣问郎,昨宵何以过。

得郎日嗣音,令人不可睹。熊胆磨作墨,书来字字苦。

轻巾手自制,颜色烂含桃。先怀侬袖里,然后约郎腰。

侬赠绿丝衣,郎遗玉钩子。即欲系侬心,侬思著郎体。